轴承座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轴承座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当报纸版式设计的接力区

发布时间:2021-09-14 23:23:56 阅读: 来源:轴承座厂家

报纸版式设计的接力区

中国报人对报纸版面形式的认知往往落在对报纸了语言认知的后面。

这是我们多年来形成的思维习惯,这种习惯使我们多年来约定俗成了这样一种规律:报纸版式设计只是对版面的装饰,它从不介入选题的策划,甚至不与版面这条生产线以 工业4.0 为标准的文章前期组成结构发生关系。然而,凡是这种规律被打破的进修,凡是将版式语言调高到与文字语言同样音量的时候,我们就会听到一种混合声响,它像交响乐般带给你完美的享受,带给读者一种阅读感和视觉感综合在一起的感染力。出版报曾在90年代初期举办的中国报纸版式研讨会,实际上已将这首交响乐的前奏传播到中国报人的耳边,因他们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报纸版大家可以看1下1般点击都有1个惯量数值式的发展,必须与选题的立体式开发和版面艺术紧紧柔和在一起,必须依靠团队整体运作的合力。

如果我们将90年代初《中华工商时报》讲秩序感、讲设计韵味,《北京青年报》讲视觉冲击力、讲形式对比,《出版报》讲均衡、讲分割美感这几种明显的特色,比喻为中国报纸版式在改革开放后掀起的第一次浪潮,那么到了90年代末的时候,这样几种特色得到了更辊极至的发挥和更加广泛的传播,特别是在多家报纸的周末版和专题报道版中,报纸版式体现出特有的形式功能。在有关“香港回归”的专题报道上,以《共民》领军的几家大报都在版式设计上作了新的尝试。在悉尼奥运会的报道上,更多的大、小报纸都拿出胆量进行了许多有创造性的版面编排运作。进入新世纪以来,受众与媒体的关系更加紧密,同时媒体之间的竞争愈演愈烈。商家更多的介入,读者更高的要求,市场更明确的分割,更快的传播速度等等成堆的新问题,将报人推向了一条新的叉路口。报纸版式如何发展,在这个路口面前同样面临新的选择。

“国家队”的阵型是否需要变

将中央级的机关报此喻为“国家队”,是根据报纸性质类推的一种称呼,“国家队”报纸从来都要拿出自己的身份,这不是炫耀,是必然的定位。因此,不管市面上的报纸如何花哨,如何有冲击力,“国家队”有阵型基本上不变,或者说以不变应万变。

其实,仅就“身份”二字来说,也同样具备质量演变的过程,同样有可以追求更高质量的可能。《人民》在坚定地保持了东方报纸传统版式特色的基础上,也在变。变得更加清爽、明快。横竖相间的宋体字标题,少量的花线,清晰的图片,在高质量的纸张材料和高水平的印刷条件保证下呈现出稳重、大方的独家特色。有位读者说“看人民是报的版面,就如同看电视联播中罗京的神态:平和、端正,从不失态”。《光明》基本也是这样一种风格,只不过因文章字量和标题的形态上更加“文气”了许多。《解放军报》近年来在版式上向更硬朗、更坚实的方面变化,黑体字的标题和文章块的分割虽然没有《人民》那样精巧,但却以更强一些的黑白对比和规整文字排列增加了军报应该有的形式力度。我们还看到《经济》以大信息量和一个个图表组合出来的密排性版面形式变化,看到《工人》在版面横向分割上的努力,看到《中国青年报》逐渐调整了几年前惯用的整版黑体字标题,从过硬的版型走向轻松。在大报的版式变化中,最为明显的当属《科技》,该报几乎将如今流行的报版形式一骨脑都收进手中:格式化的竖通条,文气十足的大号宋体字标题,很讲究的色彩设置,以及节奏明确的版块分割。充分体现了科技的时代性和专业感。由此感到,大报“国家队”的身份是一种品牌,是一种与生俱来的个性特征。大报的版式就应该有大报的架势,因此,大报的基本“阵型”用不着做大的调整。然而,从自身定位来追求更加完美的形式语言,我们就会发现“国家队”同样也需要从几个方面重新表达增加些“火力”;用更多些的横题加快传递的速度;用稍大一点的字号加强肩题的力度;用一些格式化的分割达到合并同类的目的等等。还是那句话:“阵型”虽然不用大变,但个性却应该走向完美。

各路诸候争雄为哪般

几年前还很难想象得出“小报”之争,如今不但搅得我们眼花缭乱,而且已经达到了竞争白热化的程度。在这种竞争中,版式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我们甚至可以将版式设计看作是各种兵马用来打头阵的先锋。《北京晨报》清新淡雅的色彩,《石狮》宽栏空、韵味统一的文章排列,《南方都市报》五分之一窄横通的硬朗风格,《北京娱乐信报》三比一版面节奏格式化的应用,《中国证券报》周末版提要式导读的处理,《足球报》每个版楣下的妙语提示……数不胜数的新形式风格风起云涌并重新列出A.B.C砣的标志,给走入新世纪的中国报业增添了光彩。倘若从表面上看,这些光彩在设计上有更加合理之处,达到了与时代审美标准的变化发展同步。然而,从更深的层次里探索,我们会发现这些形式上的变化实质上都围绕着一个目的:让报纸更好读,更好看。

10年前,中国的报纸常常在选用什么灰度的底,那么粗的分割线,什么样的字体上煞费苦心。因为那个时候的报人还停留在将版式设计看作是纯粹装饰的阶段。10年后,我们看到的变化不再仅仅是美术“描龙绣凤”的修饰,而是实实在在的团队运作。报纸要在视觉感上更加符合人们的阅读重理规律,达到“好读”。要在审美功能上达到与报纸个性一致,变得“好看”。好么多家报纸采用整版横题,如同枕木似的排文方式,无非是追求的传递速度,因为在这样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在这样一个工作高效率,生活节奏加快的时代,速度(包括阅读速度)焉能不快?这里,印证了两条哲理“物体的形状越复杂,在知觉中将它们分离出来越困难”,说明了版的设计应该简单。同时,“当某种特定的刺激一次又一次出现时,动物,甚至是那些低级动物,都会停止它们的反应”,说明过于概念化的简单又会使人乏味。因此,中国报业在世纪之初掀起的版式大战,实际上背靠着快捷的采集,丰富的信息容量,以最高的速度打响,所以,如何使形式“简单”又“好看”就成了各家报纸争先的手段。

传统“旗袍”能否靓丽依旧

能称得上老品牌的产品必然有值得自豪的家底。而能被他人识为自家家底的东西,不会轻易丢弃了他的本来面目。《新民晚报》是国内目前不多的几家能继续扛着传统版式大旗的报纸之一。既然能扛到今天,就说明地域性的阅读习惯、品牌感召力和他们依然如往的采编模式能够拥有这么一片天。其实,《新民晚报》也不是一点不变,特别是他们的一版,比以往的视感强了许多,传统的镶嵌式排文在现代黑、白、灰关系的作用下显得精巧了许多。各地省级报纸也在基本保留了传统版式风格的基础上,慢慢地进行调整。应该看到,在这万象更新的变化中,发扬传统是一种必然。东方文化的积淀在与东方人的现代生活方式有密切相关的联系,报纸版式中诸多设计元素离不开民族文化特征,比如汉字字型的图案化功能,中文排列方式以及图文镶嵌组合的多变性和易操作性等等。应该看到,参考国外报纸先进的版式风格,会对我国报业发展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但盲目照搬国外报纸版式却并不能使我们对自己的平面设计语言有更进一步的开发。旗袍虽然是延续了多少年的老服装品种,但改进这一品种,生物基尼龙制备关键技术仍然会被大众所接受,因为中国人的体态穿旗袍更合身。

从宏观上看,尽管中国报纸版式的发展呈现出了较明显的多元性。但归纳起来基本上有这样三条主线:一是追求的形式感。我们看到时下流行的在每个版上头条都被格式化排列的窄横通的形式,就是让主体不加修饰直面读者的体现,各地都市类报纸在这种形式上使用率最高。二是追求服务功能。近年来常见的四分之一竖通形式,正是起到了方便读者检索式阅读的作用,因此各地生活服务类报纸在这方面已经有了不少实践经验。三是追求版面的清爽和洁净。前些年我们常见到的那些大面积设置黑底色的报版已经越来越少,人们的阅读习惯已经从单纯的接受视觉刺激,向审美和实用性转变。

有了上述这三条主线给我们的提示,就应该承认这样一个现实,报纸真正的魅力是文字语言要用最合适的口气传到读者身边。你没有鲜活的,就不要追求什么的形式感。你没有服务的实际内容,也根本犯不上在版上开辟什么竖通。你没有大量的市井信息,也就不用搞什么镶嵌式百文,让读者跟着你钻“胡同”。中国报业在走上新世纪的“T”型台时,展现的应该是与时代相符,与大众贴近,更加合身合体的装束

多头多工位拉力试验机
锻造卸扣卧式拉伸强度试验机
弹性旁承静刚度试验机
不锈钢链卧式拉力强度试验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