轴承座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轴承座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冥界传说13血洗鬼都0[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0:07:19 阅读: 来源:轴承座厂家

冥界传说第二卷 葬魂谷

第十三章血洗鬼都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天之涯,海之角,知交半零落,一斛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一曲送别,余音缭绕,娓娓动听,孟婆泪眼婆娑中,吟唱着这首歌,纵然千般不舍,万般不愿,我们一行总是要离别的。

风飘飘,一孤寡老人,悄然站在素缟作就孟婆店旗帜下,看着渐行渐远的我们,不知此时她老人家是何种心境?

司马采儿缄默不语,一路上好像陷入了深深的情感低谷中,蒙着头走着,崔莹倒显得自在,如刚出笼的鸟儿般,一路上雀跃不已,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阿叉,这个憨态可掬地冤魂,一路走来,总是带着一丝浅浅的笑意,尾随在翠莹身后的他,此时大抵是满足的吧。

前途凶险,吉凶未卜,一路上虽然风平浪静,但尚不知道将来等待我们的是何种遭遇。我知道司马采儿担忧的是什么,以前只是我和司马采儿两个人,来到阴间纵使惨遭横祸,也不会累及到任何人,但如今翠莹和阿叉的加入,让我们不得不去处处谨慎,孟婆的嘱托我们是怎么样也不能忘记的,就算我们有什么意外,但一定得保证翠莹的安全,这是出行前我和司马采儿对孟婆的承诺,是承诺便得遵守。

不知道,行进了多长时间,终于来到了一座满目疮痍,巍峨高耸的古代城池旁边,城池很久,好想经历了千年岁月的洗礼,既没有镶金的琉璃砖瓦,也没有美轮美奂的金雕玉柱,一眼看去,竟是萧条之景,散发着阵阵的阴森和恐怖。城墙很厚,布满累累伤痕,固若金汤般。

“酆都”司马采儿幽幽地说道,此地便是鬼国京都了。酆都与长安相比,虽没有长安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的繁华,但自有一股神秘的色彩。

城门中不时有熙熙攘攘的鬼魂走出,每一个鬼魂都如行尸走肉般木讷,面无表情,身体僵直。

司马采儿说道“酆都是冥界的核心地域,类似于阳间的首都,是十殿阎罗和地藏菩萨主持大权,号令天下的地方,在阳间就是所谓的天子脚下。”

酆都是鬼国的都城,当然得重兵把守,尤其是在当前这种局势下,崔府王政权未稳,秦广王的一些亲信并不是诚心归顺崔府王,大多是迫于当前的局势才委曲求全的。所以酆都城门前便站着很多的鬼士,个个青面獠牙,身形诡异,这些鬼差对前来过往的阴魂们逐个进行排查着,以防有漏网之鱼。而司马采儿和我便就是这些漏网之鱼。

看到眼前有这么多鬼士,我悄声问司马采儿“喂,现在这种情况我们是扯还是直接杀上去。”当然,只是耽于眼前的气氛凝重,和司马采儿开的玩笑话,我可不想拿大家的生命开玩笑。

司马采儿白眼,道“你神通广大,不是有不死之身么,你上,我们后面撑着你。”说着,从贴身绣兜里抽出几张冥币来,在我眼前晃了晃,娇笑道“不要傻啦,有资源不利用,你是脑抽么。”我顿时明白了,原来,这厮又准备故技重施,贿赂这些鬼士啊。整个人瞬间石化了,敢情司马采儿才是真正的公关高手。

司马采儿拿着那沓冥币,信步走到一个为首的鬼士面前。那鬼士见前面走来一个姑娘般模样的阴魂,顿时满脸生辉地上下打量了司马采儿一遍,闷声问道“有事?”

“嗯,有事,想进酆都城里。不知官爷能行个方便否?”

鬼士瞄了一眼同行的我门,问道“一起的?”“嗯”司马采儿又言简意赅的回答了。

“有没有啥介绍人,或者.......或者........”那鬼士说的吞吐起来,司马采儿立马会意道“这个官爷放心,肯定有。”说着便偷偷地给那鬼士的手中塞了几张冥币。

鬼士见钱眼开,立马眉开眼笑起来“好,有点意思,进去吧。”说着,便命手下扯下了都城前面的路障。

我和司马采儿,翠英,阿叉真准备进去,突然后面传来一声闷哼,一个亡灵应声倒了下来,等我转过头来看时,只见那亡灵睁着一双惊恐的眼睛匍匐在地上,大声地向刚才收钱的那个鬼士告着饶“大人,你就让小的进去吧,小的要是不能进入酆都,便只能游走在外做一只鬼魂野鬼了。”那亡灵说的凄惨,身体颤栗起来。痛哭地连连磕着头。

为首的那个鬼士不屑地看着趴在地上的亡灵,大吼道“奶奶地,一没钱二没势就想蒙混过关,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你。”说着抡起手中的大刀,手起刀落,那亡灵瞬时便被劈成了两半。但亡灵毕竟是亡灵,前世已死过一遭,并不会有血光四溅,只见被劈成两半的身躯竟然能够活动自如,上身仍然祈求地看着为首的鬼士,下半身倒转地扔在一旁。痛苦地在地上翻转滚动着。

那鬼士冷眼看着被劈成两半的亡灵,丝毫没有半点怜悯之意,大声朝城门前的两个手下吼道“阿大,阿幺过来,将这犊子拷在门前的铁架上,用血鞭抽死,让他再找事。”

城门前的两个鬼士听到为首的命令,立马颠颠地跑过来,手中拿着铁镣脚铐,将趴在地上的亡灵穿过锁骨拷在铁架上,鞭打起来。

顿时,酆都城前响起了一阵阵惨绝人寰的叫声,声音凄厉尖锐,听得每个人都毛骨悚然。翠莹看到这一幕,吓得躲在阿叉的身后,大气也不敢出,只有司马采儿杏目圆睁地看着为首的鬼士,气的花枝乱颤起来。

终于,那鬼士的劣行超过了司马采儿所能承受的底线,只见她大声吼道“孽畜,放开他,你们这样欺凌一个弱小,算什么本事,有胆的过来跟本姑娘斗斗。”说着,顺势一晃,从旁侧的一个鬼士手中劈手夺过来一把血红邪刀,一声怒喝便向那为首的鬼士劈去。

那鬼士绝没想到,这样一个柔弱的女子却身负武功,马步下蹲,双臂微扬,手中的大刀便格挡起来,发出一阵阵刺耳的金属碰撞声,司马采儿见一击未成,凌空一跃,一记海底捞月便施展起来,身随心动,娇躯微扭,血红邪刀便向鬼士的腰部砍去,招招夺命,迫的那鬼士连连后退。

鬼士见司马采儿刀法凌厉,不敢大意,凝神迎战,司马采儿粉面生威,冷冷地说道“你这鬼卒,是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今天本姑娘要替天行道,替秦广王收了你这孽障。”

那鬼士骇了一跳,这才明白,眼前这女子来者不善,向后一跃,借着弹跳力直击司马采儿的面门,司马采儿却不为所动,静静地站着,待那厮近了一点,手腕翻转,在空中顺手画出一个圆弧来,顿时那鬼士便近不了身,周围的空气瞬间凝重起来,二人都笼罩在一片刀光剑影之中,只听得见一声声此起彼伏的金属碰撞之声。

我手中着实为司马采儿捏了一把汗,没想到,这样一个柔弱女子,发起飙来,是这么摄人心魄。

再定睛观战,只见,千钧一发之际,司马采儿刀势一转,直直地刺向那鬼士的眉心,这一招来的突然,那鬼士一时忙于应付,一个恍惚,血红邪刀的利刃便穿过了他的脑壳。为首的鬼士一声闷哼,摔在了地上。司马采儿凌空跃起,双手合十,掌中夹着血红邪刀,一击而下,将那鬼士生生地被劈成了两截。

酆都城前的鬼士看到为首的老大被司马采儿劈成了两半,一个个惶恐地向后退去,有几个胆大的跃跃欲试地想给自己的老大报仇,但当看到横尸当场的老大和粉面生威的司马采儿时,心中不禁多了几分寒意,龟缩在一旁静待事情的发展。

司马采儿双掌用力,只听“咔”的一声,那把血红邪刀便被折成了两段,倒插在为首的鬼士身旁,高声喝道“本姑娘一直心善,不曾杀生,今天是实在看不下去,才出手惩戒了这厮。以后你们胆敢在欺凌弱小,你们的下场就跟他一样。“说着指了一圈城前龟缩的鬼事,那形态宛若女王一般,自有一股威风凛凛的霸气。

那些鬼士唯唯诺诺地点着头,生怕司马采儿再发威,叫道“再不敢了,再不敢了,姑娘饶命。”

司马采儿闷哼一声道“叫我饶命,那还不赶快放了那亡灵,是想等着尝一下被砍的滋味么。”

阿大阿幺均被当时的场景震惊了,待到司马采儿冷目看着他们俩的时候,这才如梦初醒,当下忙不迭地把那亡灵从铁架上解缚了下来。

那亡灵因为受伤过重,早已命悬一线,看着眼前的救命恩人,眼睛微微张开了一条缝隙,感激地瞥了一眼司马采儿,便昏死过去。

司马采儿匆忙走上前去,大声叫道“喂,喂,兄台快醒醒。”那亡灵置若罔闻地没有回应。

我突然想起,我随声带着通灵宝玉,或许可以救他一命,便走上前去,轻声说道“采儿,你先让开,让我试试。”

未完待续........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