轴承座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轴承座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如何发挥市场和政府两只手的作用

发布时间:2021-01-21 17:11:28 阅读: 来源:轴承座厂家

如何发挥市场和政府“两只手”的作用

自亚当·斯密的不朽名著《国富论》发表两百多年来,围绕市场和政府“两只手”关系的讨论就从未间断过,包括古典主义、凯恩斯主义、新古典主义、新凯恩斯主义、货币主义及其马克思主义等各种学说,都对政府和市场的关系有着各自不同的理论观点,以及建立在此基础上的政策主张。在当前改革大背景下,如何建立新一代政企关系,实现政企良性互动,成为一个具有重大意义的世界性议题。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把市场配置资源的作用提升到“决定性”的高度,的确是《决定》的一大亮点和重大理论创新。这一创新至少包含两个关键点:一是强调市场在配置资源中的“决定性作用”,替代以前的“基础性作用”;二是从理论上对政府和市场的关系做出更明确的定位,既强调市场的决定性作用,又理清市场和政府的功能和定位。  “政府失灵”更加严重,“三位”问题亟待解决  三中全会强调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是对市场地位和作用认识的重大突破和升华。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对市场和政府的关系、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作用的认识,在不断深化和升华。1992年之前,我国对市场和政府的关系就有“有计划的商品经济”、“国家调节市场、市场引导企业”等多种表述。直到1992年,党的十四大首次提出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基础性作用”的提法,党的十五大、十六大、十七大都提出要从制度上更好地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十八大提出“更大程度更广范围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  这次三中全会强调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是对市场地位和作用认识的重大突破和升华。虽然“基础性”和“决定性”有着相似的一面,即市场机制起主要作用,但“决定性”比“基础性”更明确,更加突出市场的作用,这也意味着在全面深化改革的进程中,将更加突出市场作用,更加尊重市场规律。  近些年来,市场配置资源的“基础性”作用发挥得还不够,政府在经济工作中的角色尚未完全理清和到位,“政府失灵”现象在一些地区、一些领域广泛存在。一是政府“越位”。比如在企业投资(如项目审批)、要素价格(如电力、石油、利率、汇率)、市场准入(如垄断行业、服务业)等领域,设置人为壁垒,降低资源使用效率,形成利益集团,政府寻租和腐败问题多发,存在不同程度的“越位”问题。二是政府“缺位”。在教育、医疗、养老、环保、社会公平正义等社会保障和公共服务方面,尽管做了很多工作,但与社会的预期和需求相比还存在较大差距。三是政府“闯位”。有些部门对企业微观经营进行直接干涉,企业独立的市场主体地位难以体现,企业经营决策也很难完全按市场信号和经济规律做出。正因如此,有人认为这几年政府“越来越大”,市场“越来越小”,“国进民退”现象日益突出。在政府“三位”现象存在并且越来越突出的今天,“大政府、小市场”确实影响到企业的正常生产经营、影响到市场作用的充分发挥,降低了经济运行效率,造成社会福利的净损失。  首提市场“无形之手”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  市场决定性作用的提出,将助推我国经济从旧有的要素投入增长模式向效率驱动增长模式转换,效率提升将成为经济增长的新动力。  提出市场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是适应新形势、解决新问题的应势之作。  提升市场地位是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需要。市场决定资源配置是市场经济的一般规模,市场经济本质上就是市场决定资源配置的经济。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不断完善,也必须尊重和遵循这条规律。经济平稳较快增长、发展方式转变、能源资源节约、生态环境保护,都需要按市场规律办事,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更大作用。凡是依靠市场机制能够带来较高效率和效益,并且不会损害社会公平和正义的,都要交给市场,政府和社会组织不能干预。  发挥市场的决定性作用有利于提升经济运行效率。市场决定性作用的提出,将助推我国经济从旧有的要素投入增长模式向效率驱动增长模式转换,效率提升将成为经济增长的新动力。经济要有活力,效率需要竞争,而竞争某种意义上就是企业家面对变化的价格信号,不断采取新的经济策略,这些行动又产生新的信息,以新的价格显示出来的动态过程。由市场决定资源配置将有利于产生有效的价格信号,只有依靠这些“非失真”的市场信号,才能加快优胜劣汰,更好地解决产能过剩、投资低效等深层次问题,不断提高经济运行效率。  发挥市场的决定性作用有利于促进公平竞争。建设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是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前提和基础。市场“决定性”有助于加快企业自主经营、公平竞争,完全依照市场信号即价格决定经营决策,消费者自由选择、自主消费,商品和要素自由流动、平等交换的现代市场体系,提高资源配置效率和公平性。十八届三中全会在原来“公平、公正、公开”的市场规则基础上,更强调了“公平、开放、透明”,尤其是第一次提出“透明”这一原则,把市场规则与国际接轨,体现了国家对经济管理观念的重大转变及对所有市场主体的尊重。  政府“有形之手”归位,核心职能是弥补市场失灵  明确界定政府和市场“两只手”的职能和范围,是实现未来我国经济社会有序发展、高效发展、公平发展、清洁发展的基本前提和制度保障。  尽管古典主义普遍认为“管得最少的政府即最好的政府”,但国内外经济发展历程表明,仅有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是不够的,市场也存在失灵问题,如外部性、信息不对称、公地悲剧、知识产权保护、贫富差距等。上世纪30年代席卷资本主义世界的“大萧条”便是市场失灵的最经典案例。正因为市场也会失灵,因此有必要通过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来纠正市场失灵。从我国的实践来看,既运用市场“看不见的手”,又运用政府“看得见的手”,坚持两手抓、两手硬,是改革开放以来实践探索取得的一条极其重要的经验。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提出加强政府在“保持宏观经济稳定,加强和优化公共服务,保障公平竞争,加强市场监管,维护市场秩序,推动可持续发展,促进共同富裕,弥补市场失灵”等方面的作用。这一提法强调了政府要补位、要归位,管好该管的,坚决退出不该管的,通过纠正“政府干预过多和监管不到位问题”,使政府行为符合市场运行的内在要求,确保“全面正确履行政府职能”。  做好“加减法”,建设服务型政府。发挥市场的决定性作用,政府要做好“加减法”,做到有所为有所不为。  做好“加法”,就是政府要增加和完善各类公共服务,努力实现公共服务均等化,提高服务效率。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维护宏观环境稳定。促进公平竞争,加强市场监管、社会管理和环境保护。  做好“减法”,就是要大幅减少政府对经济资源的直接控制,退出竞争性经济领域,减少行政审批和对经济的直接干预。减少信贷规模、土地指标、产能数量等行政性直接干预手段,主要运用货币、财税等经济性手段改善宏观调控。消除各种扭曲的保护补贴,形成有效的价格信号。取消或者是下放一些行政审批,加快从事前的项目审批向事中、事后的监管转移,继续推进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市场机制能有效调节的经济活动,政府不再干预。比如,当前比较突出的产能过剩问题,其背后或多或少都有政府干预的影子,李克强总理曾指出,“一些政府审批的行业往往出现产能过剩,而政府不干预的行业往往没有产能过剩。”因此,解决产能过剩问题也要靠市场机制。  通过市场参数实施宏观调控,弥补“市场失灵”。完全依靠市场调节,可能带来经济增长出现比较大的周期性波动。政府通过适时适度的宏观调控熨平周期,尽最大努力实现经济平稳健康可持续发展,对提高市场配置资源的效率亦至关重要。这种科学的宏观调控更多地需要通过市场的传导机制来实现,比如通过价格杠杆、通过各种市场参数来实施宏观调控、实现预期目标等等。在此过程中,政府本职是当好“裁判员”,而非“运动员”,摒弃过多的行政性手段甚至是直接干预。  综上,明确界定政府和市场“两只手”的职能和范围,各归其位、各司其职,既要弥补和解决“市场失灵”问题,更要警惕和解决“政府失灵”问题,这是实现未来我国经济社会有序发展、高效发展、公平发展、清洁发展的基本前提和制度保障。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